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走中国式道路吉国才能摆脱困境

2018-11-05 10:03:24

走中国式道路 吉国才能摆脱困境

在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家、各种非政府组织的青年骨干都支持家族式“新自由主义改革”,却无视新自由主义改革在全世界带来显而易见的消极后果。用吉国国内“改革家”们的话说,资本主义不保证社会公正,而仅仅加速经济增长。但是,经济增长何在?不仅是吉尔吉斯斯坦,所有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国家长期来说都面临经济增长放缓。今天,吉尔吉斯斯坦的经济形势令人压抑,对照中国所取得的成就,这种反差异常惊人。

苏联解体后,吉尔吉斯斯坦推行的政策可见后果是:各贪腐者之间、国内当权者与外国公司和外国冒险家之间进行了重大的资源重组。正如黑格尔所说,“大量资本不是集中在国家或民众手中,而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样就允许他们无需任何付出就可以比那些有少量财富的人获得更多,从而导致分化进一步加剧。”2005年和2011年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所谓“颜色革命”就其实质来说,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民族解放运动。

吉尔吉斯斯坦现政权继承了前政权的主要模式,从而允许保留稳固的贪腐统治体制,并催生了各家族和有野心的政客之间的权力斗争。恰恰是这一黑暗阶层,与吉尔吉斯斯坦犯罪团伙结合在一起的影子官僚、亿万富翁,成为社会稳定和国家继续发展的主要威胁。在近两年时间里,现政权延续这一政策并未改善局势,也未能帮助吉尔吉斯斯坦走出经济停滞。

与高调宣布的经济增长相反,国家的GDP还在继续下降。贸易规模、工业生产继续萎缩,贸易逆差在加剧,大企业和大项目的增长只存在于政府的计划中,而小企业和私企则微不足道。民众不安于消费品价格上涨,以及冒险家、政客、伪商人无休止的纠纷。

或许,吉尔吉斯斯坦不应该参与“大棋局”,而仅从自身的生活现实和国际政治局势的现实出发,关心自身就好。但是,摆脱无休止的政治危机形势并达成妥协的真正出路在于:正确理解今日国家和社会面临的根本问题和任务。现在,吉尔吉斯斯坦的经济表现为一个开放、紧密和极度脆弱的体系。国家的任何“独立行动”立即就会招致经济安全领域的麻烦,首先是财政方面,如货币贬值、高通胀等等。而几乎所有前苏联国家都无一幸免。大多数前苏联国家未能认清新形势,即跨国公司、国际银行、金融机制、国际冒险家等外部因素可能影响国内的金融稳定。不善于捍卫本国经济免受外部金融恐怖主义和其他国际金融组织的侵害,将导致可悲的失败。

在这种背景下,今日的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显然没有提出现实方案和真正理解国家重要的问题,而是对政府直线式的指责和抹黑,迫使现政权学着用官僚主义方法医治官僚主义病症,并竭力将某一受欢迎的反对派政治家罗织到自己行列,与其分享政权。

依据前政权的恶劣传统,官员的普遍观念是继续将国家的战略性资产视为重负,不是将其作为解决国家发展问题、承担国家功能的重要工具。吉尔吉斯斯坦所谓的国企私有化,实质上是瞒着全社会,用欺骗手段将一些精挑细选的有价值的国有资产转给了前总统阿卡耶夫身边的人。这些人即使在现政权之下仍然万事亨通。如我们在本国政治生活中所看到的:能够胜出的不是那些胜得其所的人,而是一些冒险家,没有尊严感和良知的人。因此并不奇怪:改革、私有化进程的结果不是社会公正,而是前所未有的社会分化,分化为一小撮超级富豪,以及其余的处在贫困边缘的大多数国民。

现政权继续保留前政权的观念和做法,先前通过的文件继续生效。依据这些文件,吉尔吉斯斯坦那些未卖掉的战略性企业私有化将排上日程:如水电站、吉尔吉斯斯坦电信公司、煤矿等。这些赖以立国的、极具战略意义的企业之所以至今还暂时未被私有化,只是被公众的持续抗议阻止了。

因此,现政府面临一个终选择:能否转变政治、经济模式,拉近与中国发展道路的距离;能否认真地走经济改革的道路,放弃业已失败了的新自由主义观念,丢弃对外国“慈善家”——从俄罗斯的国际金融机构到可疑的外国公司——的一切幼稚幻想;能否向适度国家调控过渡,向现代化、创新型国家过渡,鼓励真正的企业发展。否则,等待吉尔吉斯斯坦的可能又将是新的“颜色革命”。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作者埃米尔-卡尼梅托夫,是吉尔吉斯斯坦国立阿拉巴耶娃师范大学副校长,本文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副研究员侯艾君翻译)

防风抑尘网价格多少
私募基金备案
铝单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